招財兔娛樂城ptt-電子遊藝場職缺台中-不見長安見塵霧-憶龍隊時期的徐總

百家樂賺錢

招財兔娛樂城ptt

電子遊藝場職缺台中

-不見長安見塵霧-憶龍隊時期的徐總。即時熱搜[

養生館

,

高鐵自由座

],第二年了,時間過的很快,很多人都說,離別的哀傷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淡化,可第二次來到這天,依舊有滿腹的悵然、遺憾、感傷,唯一會變淡的,就只有剛聽到消息時的震驚吧。 去年此時,目睹故物而思舊日榮光 對一些我在棒球專業上相當佩服的一些「總」字輩的朋友們而言,在這裡表達對徐總的「尊敬」與「佩服」,或許在他們的眼中是標準的「不入流」態度吧,在他們眼中的徐總,一直是一個「不入流」的人物-比起他們尊敬崇拜的MLB的棒球觀念來說,徐總一直不是一個「及格」的總教練(應該說臺灣從來沒出過一個合格的本土總教練)。但是在這個時刻,對於那些「專業」的精闢看法與批評,我不談,只想在今天,用一位龍迷的角度,在事隔多年後,重新回想那個穿著紅白球衣,在休息室運籌帷幄,並幫龍隊拿下三連霸的了不起的、傳奇的總教練-徐生明。 回到1990年,在文化大學當講師的徐總,因為在課後與一位女學生在討論職棒時,被女學生「現在不進去卡位,將來職棒發展更成熟要卡位就更難」的觀點給打動,在職棒元年進入味全龍隊擔任投手教練,並在隔年成為中華職棒史上最年輕的總教練,那年徐總才32歲,不少同儕甚至前輩都還在球場奮戰,徐總卻已經要承擔球隊勝敗的重擔,或許是年輕所以氣盛,在帶兵第一年的6月1日,因為自認「理」在自己這邊,卻沒「看」到聯盟與裁判「膽小怕事」(因為某位日籍裁判說話大聲&某隊球迷「惹不起」)愛「搓湯圓」的習性,逕行率隊離開球場,引起了非常大的波瀾。但也因為年輕,每一場球都想贏,結果徐總在職棒元年發明的「三巨投」調度策略,到了職棒二年的總冠軍戰因為史東的狀況失常而自己打破,讓黃平洋徹底「燃燒」的結果,不但第七戰輸掉總冠軍,也埋下黃平洋職棒五年受傷的遠因。 很多球迷現在聽到這則往事,都下意識的責備徐總不珍惜投手,但是請想想,那時職棒才開打第二年,許多現在球迷都已經熟知能詳的「職棒」觀念,在那時有聽過的都屬鳳毛麟角,徐總也在自傳《淬煉》中表示在第一次接手龍隊總教練時,對於能否做好一位總教練自己也有過懷疑,我個人始終相信,徐總一直有記住職二總冠軍戰的「教訓」,並深深引以為誡。(職棒四年季末讓黃平洋密集出賽,那是為了幫助黃平洋爭取防禦率王,自屬另當別論) 現在回想職二到職四的徐總,的確有一邊作戰一邊「學習」如何當總教練的感覺,而且那時徐總與教練團在春訓時還要負責找球場、協調使用日程、整理場地等應該由行政部門處理的後勤雜務,且教練團也有不足-始終缺一位專任打擊教練。這也間接導致龍隊的打擊狀況一直無法提升,更影響到球隊戰績。因此在職棒四年結束後,徐總正式向母公司請辭。 接下來的兩年,徐總歷經了時報鷹投手教練(當時應該很多龍迷都不諒解),時報鷹業餘隊總教練、中華96奧運培訓隊總教練等職務,現在來看,那兩年等於是徐總的「個人進修」,

包你發娛樂城換錢

他不但趁這個機會學習、觀摩了其他球隊的運作與領導方式,也趁機好好的瞭解當時業餘棒壇有哪些深具潛力的好手(非僅幾位大家熟知的紅牌國手),也在此時,有心提振球隊的前味全董事長黃南圖親自派人與徐總接觸並取得默契,在完成中華隊的階段任務後回任龍隊總教練,這時的徐總就像他講的「這時的我,覺得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淬煉》第77頁) 1996年,37歲的徐總再次回到味全龍,與五年前不同的是,在球團的全力支援與授權下,

御皇娛樂體驗金

徐總得以按照自己的意思建構自己理想中的教練團,以便能夠完全施行他全新的作戰觀念與技巧,龍隊在更加成熟的徐總帶領下,不但擺脫連兩年B級球隊的窘境,更在暌違四年後再度打進總冠軍戰。但徐總帶給龍隊最大的「禮物」,是引進一批年輕又有戰力的新生代好手。在擔任中華隊總教練時,徐總就不斷的注意業餘棒球有哪些有潛力但不被注意的璞玉記在心中,一旦有機會徐總就積極引進龍隊。最為球迷熟悉的自然就屬「森林王子」張泰山,也要感謝時報鷹的「不識貨」,在解散業餘隊時「忘記」張泰山的資質沒拉進職業隊,張泰山才在沒有地方可去的情形下決定投靠徐總,才讓這段中職史上最有名的「伯樂識千里馬」的美事得以出現。 但是對徐總的考驗仍未結束,1996年底,大批中職球星跳槽至臺灣大聯盟,受創最重的就是龍隊,根據徐總在《淬煉》一書的回憶,當時球團董事長找他商談,徐總提出必須「從零開始」重建球隊,獲得同意並完全授權徐總處理,因此徐總採取「一邊穩定老將、一邊吸納新血」的策略,除提高留隊老將的薪資外,也積極引進蔡昆祥、武建州、許聖杰等本土新血為核心組建「二代龍」,加上在洋將的引進球團都盡可能滿足徐總所想要的「任務性需求」。因此在短短半個球季的磨合後,龍隊從1997-1999完成了中職史上第二次的三連霸偉業。但這個三連霸,從98年開始就帶著濃濃的不安與「壓迫」感。 1998年,原本球季剛開始由創始黃家經營的母公司授意下,球團還推出一系列「味全棒球隊20週年」的各項紀念活動,沒想到年中母企業經營權改由魏家入主,這時20週年慶活動不斷喊停,魏家不打算維持職棒隊的傳言也一直存在,因此為了讓球隊得以「存活」,徐總認定唯一的辦法就是「奪下總冠軍」,而球員似乎也感受到了這股危機,在這兩年的季後賽也全力以赴,讓味全連續兩年以年度戰績第三的成績,得以闖過季後賽首輪(都是對統一,也都是先輸一場後連贏兩場逆轉)並在總冠軍戰擊敗年度第一取得三連霸的不世成就,但這樣的豐功偉業還是無法抵擋魏家的冷酷,1999年12月13日,味全龍正式宣布解散,也是中職(也可能是世界職棒史)唯一在三連霸的高點後宣告解散的職棒隊。 徐總在味全三連霸期間,

AMUNX娛樂ptt

相比其他球隊,算是最重用本土球員的「模範」。不管是在1997上半季中職開放「四洋將」時徐總仍堅持使用「三洋將」導致戰績墊底,或是1999總冠軍戰在大帝士、巴威特均禁賽後採用全本土野手都為人稱讚,當然有許多球迷會酸說「但是那幾年你們的投手都是靠洋將撐」-沒錯,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但那幾年的環境,能夠立即吸收的本土新秀投手有多少,經歷過那個年代的球迷都心知肚明。更何況,徐總並非心中沒有藍圖。 1998年9月,龍隊突然有位陌生的年輕投手登板投球,

現金網站

還一度引起「投手空間」站長的注意,其實這位名叫「陳俊傑」的投手,是當年鶴聲青少棒第一屆的主戰投手(最著名的隊友就是「喇叭」潘忠韋),但可惜陳俊傑在99年三月登板一次後就消失無蹤,但徐總仍不放棄,在99年底引進郭耀文、謝光勇兩位沒能進入國軍的投手,並且已經與郭文居達成加盟默契(這是在龍隊最後一次在內湖還是南港松青的小型簽名會上我親耳從葉君璋口中聽到),因此假如2000龍隊還在,應該至少會有四位本土投手(含99年進入的李逸楠),

ju999-net登錄

說不定還有更多本土投手已經被徐總鎖定,但這個美好的未來已經被魏家親手破滅而永無實現之日。徐總在《淬煉》一書提及山根在當時被譽為「棒球魔術師」時,曾經寫下這段話:「那時山根已經五十九歲,而我才三十九歲,

六合彩開獎號碼落球順序

如果再帶領球隊二十年,到了五十九歲,我肯定也是一個會『玩』棒球的魔術師,而且絕對超越他」只可惜這句話的前半段,就與味全龍的四連霸一樣,永無實現之日,但徐總最後兩句的自我期許,現在早已達到,無論其他人用的是真心或者嘲諷的語氣,也不管過去、現在、還是以後,對於我與所有的龍迷而言,徐總,你真的做到你的宣言,成為無人可以超越的「棒球魔術師」。 僅以此文紀念徐總離開兩週年。,棋牌遊戲